M Moser Associates的建築實踐

我們訪問了M Moser Associates的組織發展助理 Jason Li和協理 Charles Corley關於虛擬設計和施工如何集成的專案設計和交付方法。

過去十五年來, M Moser身為一家在辦公空間設計與施工都有著豐富實際經驗的全球 AEC 公司,不僅在設計和概念化方面使用了SketchUp和LayOut,而且在整個專案交付過程中都將其作為重要的溝通工具。

以下對話由S代表SketchUp團隊
Charles代表M Moser Charles Corley,Jason代表M Moser Jason Li

S:對於 M Moser而言,”VDC”的意義是什麼?

Charles:它是虛擬設計和構建,我們指的是一個完全可構建的3D 建模工作流程, 使任何專案參與者都能理解和參與專案。我們可以創建一個工作的虛擬環境, 向所有專案參與者說明一切,,無論他的訓練或經驗是怎樣的程度。傳統方式中專案的參與人員只能依賴專業平面圖來獲得共同的理解,這些圖紙往往是符號的堆積,資訊分散且抽象。而我們利用統一的SketchUp 3D模型就能類比完整準確的視覺效果,從而使專案溝通事半功倍。所見即所得,桌子看起來就是桌子,牆看起來就是牆。一切建模都反應真實情況。你無需專業的解釋就可以完全理解施工圖紙而進行協同工作。

穆氏希望每個人都盡可能為自己的一個專案負責。最理想的情況是我們同時身兼設計師、工程師、採購員以及承包商的角色。如果您願意,交付的成果就是已完工的專案。縱觀我們全球的所有辦公室,我們全部使用VDC方式,原因就是需要讓每個人都相互理解。人們對於施工的理解因文化、認識和背景而存在差異,因此我們希望每一個人之間可以有意義地進行互動,並充分利用彼此的貢獻和專業知識,這是通過在現場施工之前建立SketchUp模型來實現的。VDC是一種溝通工具,可以讓每個人都走上通往正確結果的道路。

S:你們的業務主要專注於哪些類型的項目?

Charles:我們設計並建造辦公場所,不僅限於企業的辦公室,還有企業園區、實驗室、私立醫院、私立教育機構和各種類型的辦公場所。只要你說的出來,我們基本都做過。

使用像SketchUp這樣靈活的工具,對於商業室內設計是非常重要的,這些類型的項目在整個項目過程中會一直不斷地進行修改。對於更傳統的建築專案,有很多事項需要在施工前提前確認,諸如施工許可、結構計算以及採購材料。然而對於辦公場所,甚至超大型辦公空間,設計和變更一直都在持續地發生著,甚至建築面積大小也很可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不同部門的位置佈局會移動,企業的合併和收購也可能會改變辦公室的整體格局。SketchUp的高靈活性使整個團隊(包括客戶、專家和承包商)能夠跟上進度。

虛擬施工讓一切隱藏的細節開始變得觸手可及

渲染圖:不僅僅是一個漂亮美觀的立面,背後的工程同樣可以引人注目

S:你們的工作方式有什麼獨特之處?

Charles:在某些方面,我們就像頑童一般。我們對變革持精進態度,對建築資訊的思考也在不斷演變。在許多設計事務所依然沉浸於更傳統的施工圖紙作業中時,我們正試圖將一切建築資訊的圖紙和記錄作為真正協作和3D設計工作的副產品。

我們不想給從未見過這個專案的人員發一大堆圖紙然後說:“看看這些圖紙,然後給我們報價吧!”我們更希望從一開始就讓他們參與其中。這意味著從概念階段到最終完工,來自各專業領域的參與者,承包商、供應商和客戶會在3D模型的環境中一起協同工作。

我們正在試圖撼動許多人不想改變的事情。Jason和我都遇到過很多“鬥智鬥勇”的案例,你會發現人們對於變化並不如你所想像地那麼積極,他們對工作方式的轉變通常持懷疑和猶豫。我們最終打破了他們的疑慮,例如“你不能使用SketchUp給某些部門提交正式圖紙”,“它不夠準確”或者“我們無法同使用其他的軟體設計來進行協作”。這些疑慮已經被我們徹底解決了。

Jason:M Moser在業界是非常獨特的,因為我們側重的不僅僅是設計,還必須考慮承包商和施工過程。對於許多設計公司來說,當他們交付設計並完成施工圖紙之後,他們的任務就結束了,然而我們交付的是一個完整的結果。除此之外,有時我們的角色還會繼續延伸到運營和維護階段。

在同一個區域LayOut可以為任何專案製作施工詳圖範本

S:你們的設計師負責設計可建造的模型,那麼他們可以在初稿設計就這麼做嗎?

Charles:並非每個設計師都具備施工的經驗。他們往往會先畫出設計意向圖,然後和其他人合作討論,從而設計出真正可以實現的形式。

舉個例子,最近我們有一個團隊正在討論如何設計一個結構複雜的接待台。會議中承包商指出:“如果桌子可以縮短4英吋,我們便可以使用現成的元件,而不必加工製造任何客製件。”於是設計師做出了相應的改變,合理的說這其實並不會真正地影響整體外觀,但是這個改變卻明顯的縮減了成本和交付週期。類似這種問題,成千上萬個討論在不斷地發生著,其中許多在2D圖紙中是很難實現的。

Jason:我們每天都在進行協作。我們的設計工作並不像工廠生產線作業那樣,我的部分完成就傳遞給下一個人,或者說:“這裡是一堆圖紙,你就拿去繼續接著做吧!”專案都是通過討論和腦力激盪來實現的。所有參與者都有不同的背景,這種工作方式可以讓我們避免對設計師的原本意圖產生誤解。

虛擬施工模擬可以為施工現場節省數個月的工程時間

S:人們總是會有不同的意見,所以專案能夠按照目標推進嗎?

Charles:在我們的會議上你可以看到一群來自不同專業的人,他們一同看著在大螢幕上旋轉的SketchUp模型。會議主持者並不能夠解答所有的問題,他其實是“主要提問者”。整個團隊一起回答這些問題,然後即時的在模型中標註並截圖。他們談論需要改變的地方,甚至是現場即時進行設計改變。因此這是一個充分的團隊協同工作。

關鍵主要來自客戶,但是通常會有很多種不同的意見。有人可能會說:“我想確保我有足夠數量的會議室”,另一位說:“我想確保我們能夠按時完工”,再一位說:“我想確保我從海外來的老闆滿意”等等。將所有目標融會貫通才能定義一個成功的專案。

Jason:我們使用VDC作為一種可以確保設計師、工程師、專家、專業人員和客戶能夠在同一個平臺上討論。我們的期望是讓每一個專案參與者都能瞭解專案的目標,從而取得一個滿意的成果。

專案過程完全協作,從而確保專案的順利交付

一個流暢美觀的櫃檯在施工前、施工期間以及完工後的樣子

S:建立一個可建造的3D模型看起來是一項非常耗時的工作。這確實有比看起來更有效率嗎?

Charles:很多人會說,你可以在AutoCAD中比SketchUp更快更容易的做一些工作,然而我們發現如果你可以聰明運用SketchUp,情況就不一樣了。人們常常對於時間效率有一種錯誤的理解,將一個專案交給幾位繪圖員,他們可能會花費數百小時畫圖,而不是花時間去理解施工。然後,資深設計師必須應用其20多年的經驗來有效地解讀並審查每一張圖紙。出3D透視效果圖的話,視覺設計師需要再花大量時間去準備出有限數量的幾張渲染圖。所有這些花費的時間都應該累加在一起考慮。

Jason:VDC工作方法會促使正在繪圖的人思考他們將要建造什麼,他們不能只是畫畫線條。使用這套工作方法,建模的人員在SketchUp建立全部資訊,然後他們再將模型導入到LayOut中做出不同的視圖。關鍵區別在於,任何變化都會在整套圖紙集合中立即體現,所以每個人的工作都能更快速便捷。

整個工作流程更加緊湊且一目了然。如有錯誤將會是顯而易見的,“看這裡,這堵牆沒有正確地與門窗豎框連接。”我們可以直覺地看到哪些是具有可建造性的,哪些是失敗的,我們可以及早發現問題。與此同時,花在視覺效果上的時間也減少了很多。我們可以通過SketchUp外掛程式快速地從任何角度生成3D透視圖,這樣只需要花費幾分鐘時間而不是數個小時。


每發現一個潛在衝突,便又消除了一個施工現場的問題

利用爆炸式的3D穿越動畫,保證讓所有人資訊同步

S:您的客戶希望在早期的設計階段看到什麼樣的透視圖?

Jason:我們的目標是提供出色的視覺效果來傳達我們的想法。我們曾經有一個專門負責渲染的視覺團隊,但是這卻成為了一個瓶頸,因為訓練有素的3D視覺設計師的人數非常有限,使用他們的時間需要提前預約。

我們現在已經建立了一套盡其可能的全部都在SketchUp進行的工作方法,並且這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這並不是一個很難的學習曲線,每個人都可以快速掌握,每個人都可以利用外掛程式生成出色的渲染圖。我們不需要這麼多的專家,在上海和新加坡我們傾向使用基於GPU的渲染器諸如Enscape,在印度更傾向於基於CPU的渲染器比如SU Podium。

Charles:我們聘請協力廠商繪製透視圖也會遇到種種問題。比如設計師為了讓某個設計看起來更加美觀,便會自由發揮。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許詳細瞭解未來內部的外觀樣貌,但通常他們會忽略通風口、檢修口、連接縫以及消防噴淋系統的實際存在,因為設計師會認為這些東西都很醜。更因為有可能會過度放大或縮小某些物體,給人一種不真實的美好的錯覺。

轉換到VDC工作方法之後,我們可以確保透視效果圖符合實際情況。我們還可以即時的生成美麗的渲染圖,可以快速地從不同角度查看。如果使用傳統的工作流程,幾張有限角度的效果圖可能會因為設計的變化而一次又一次反覆更新,這樣便缺少了靈活性。

效果圖:一個視覺上令人驚歎的工作環境即是一個有產能工作環境

S:你們這套工作方法可以橫向整合嗎?

Charles:我們之所以發展這套工作方法,是因為我們發現所合作的施工承包商各自具有不同的工作方式。然而,VDC的可建造性卻能適用於任何地方。我們能夠建立虛擬模型並且說:“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設計嗎?因為看這裡,這裡是可以改進的。”

如果將專案中的一切都視為終將整合在一起的獨立系統,那麼專案在傳統的設計深化階段就需要大量的協調工作。我們將這個階段稱之為集成深化階段,因為我們實際上是將供電、照明、分區和傢俱系統結合在一起考慮。

集成深化階段是進行大部分變更和決策的階段。圖紙中記錄了我們在這個階段協作中達成的共識。目前我們還是需要圖紙的,但它們僅僅是作為記錄我們已經作為定論並達成共識的結果,然而這並不是通過圖紙才達到共識的。我們的工作方法是完全基於一個高度可建造的模型,一個虛擬施工。

照片:一個清爽的空間,並採用天然材料的設計成品

關於M Moser建築設計

M Moser Associates自1981年起,致力於為各類企業、私營醫療和教育機構提供辦公環境設計和交付服務。M Mosery在全球有16個據點,超過900名專業人士通力合作,以全方位的辦公空間解決方案為客戶打造不同規模的、有形的和數位化的工作環境。

如果想了解更多LayOut小技巧,可至YouTube頻道觀賞教學影片

YouTube頻道